最新动态
商品分类
玉颐阁
精品推荐 更多>>
新品上架 更多>>
热卖商品 更多>>
© 2005-2016 几天后父亲再次来到乡下将我和外婆接到若尔盖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不会说话不会走路。院子里同龄的孩子都远远躲着我哄传我是得了软骨病的哑巴。母亲带我去医院做检查外婆不放心坚持也要去医生说我患的是疳积,不及时治疗和加强营养只会越来越消瘦不但长不大还有可能夭折。医生一边预言我可悲的未来一边给我注射一针扎下去痛得我嚎啕。站在诊疗室门口的外婆抢步而来把我护在怀里指责医生满口胡说。母亲事后不止一次讲起当时外婆近于发狂的举动母亲还说,外婆是被吓糊涂了因为她心里其实明白医生的话有道理。   当有人告诉外婆牛奶最养娃娃可以强筋壮骨外婆立刻心动了但是父亲工资微薄除去老老小小一家人的日常开销,哪有钱买牛奶那一夜外婆枕着呜咽的风声直叹息。吃过早饭外婆把我兜在背裙里不声不响就出了门接连几天都是早出晚归。母亲问外婆去哪外婆总是支支吾吾叫母亲别管她有办法给我找到好医生好药方。母亲知道外婆倔强一旦动起心思很难改变主意。如果多问会发脾气骂人母亲每次见外婆出门也只能叮咛她记住早些回家。一个风大雪狂的傍晚做好的饭菜热了又热,仍不见外婆回来望着阴沉的夜色母亲不敢再坐等叫上父亲分头找寻。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